湖北美术出版社欢迎您!

《陶渊明的遗产》寻路桃花源

文章来源:湖北美术出版社  作者:湖北美术出版社  发布日期:2021-03-25  浏览次数:953

    

   

《陶渊明的遗产》寻路桃花源

QQ截图20160315093703

斯人已逝,跫音回响。读张炜近作《陶渊明的遗产》,仿佛目睹陶渊明从魏晋的“丛林”中显出身影,步步向我们走来。

张炜以长篇小说《你在高原》摘取了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桂冠,但其实他在文学评论,尤其是在古典文学欣赏这一方面也做了颇多研究,早几年就出版了《楚辞笔记》、《也说李白与杜甫》。这部《陶渊明的遗产》缘于2014年秋天万松浦学院的陶渊明诗歌艺术研讨,因是录音整理稿,偶见主题重复或前后文的车轱辘话,然瑕不掩瑜,文虽短而意味长,解读一个更立体的陶渊明。

陶诗初始被讥为“田家语”,但珍珠终究不被尘土湮没,如一汪清水,涤荡众声喧哗。好友颜延之和沈约记载其“不戚戚于贫贱,不汲汲于富贵”的事迹,后来钟嵘撰写《诗品》,将陶渊明称为“隐逸诗人之宗”,至唐、宋时山水诗词大盛,还是苏轼最相契,“质而实绮,癯而实腴”,可谓是品出了淡中真味。

陶渊明恬淡无为的隐士形象深入人心,其实他还有不少“凌厉越万里,逶迤过千城”、“刑天舞干戚,猛志固常在”这样的诗句,他的血脉里流淌着东晋大将军陶侃的血液,同时又有外祖父孟嘉那种超脱、闲适的名士作范,这两种气血在他身上相互交融,造就的陶渊明是刚柔并济的,如民国文人萧望卿所言,陶渊明接受了儒家持己严正和忧勤自任的精神,追慕老庄清静自然的境界,也染了点佛家的空观、慈爱与同情,并且也兼容了一点游侠的作风。

张炜说魏晋盛行“丛林法则”,陶渊明身上体现的“文明法则”与“丛林法则”不可调和的深刻矛盾,在陶渊明全部的人生里得到了细致而充分的诠释,这是他留下的最大一笔遗产。张炜绝不止于文本研究,而是以今人的眼光回望陶渊明,将他放置于时代的背景,因此我们在书里读到了更多侧面的陶渊明。陶渊明并不是一个不理世事的,超脱孤拔的模型。张炜提醒我们要看到他的逃离和回归,要看到他耕居生活的窘厄处境,要明白他直到最后都是入世心很重的人,唯其看见他的不得已而为之,方能理解这种理想碰壁、文明敌不过丛林的创痛。陶渊明向着大地而生,他在田园里辛劳形体,在诗章里抒写欢乐和倾吐愁肠。“隐”不是逃避,陶渊明在物质上很辛苦,在精神上却实现了心灵的突围,他真挚地热爱农耕生活带给他的自由不羁。

很多人对生活状态不满意,同时又耽溺其中而不敢改变。很少人会真正自问:这种生活究竟适不适合我?有没有更好的方式可以容纳肉身,并同时解放心灵?谁都不是单纯的社会个体,你想要再次起锚,而你身上早就牵绊几重了。如何能挣、敢挣、舍得挣开?张炜说:“值得特别肯定的是诗人回归之后获得的健康的生命力量,是由此而成就的另一种积极的人生。”人可以简单素朴地生活,而且是有质量、有信仰地活着。陶渊明在当前境况与意志愿望的冲突里寻求出路,柔韧而不肯弯曲的生命力,让种子不死,思想盛开。


湖北美术出版社


上一篇:《草木缘情》一草一木也关情

下一篇:2016书香天津书展29日开幕 10万种好书等您来